<var id="xj1h7"></var>
<ins id="xj1h7"><video id="xj1h7"></video></ins>
<ins id="xj1h7"><video id="xj1h7"><menuitem id="xj1h7"></menuitem></video></ins><var id="xj1h7"><video id="xj1h7"><listing id="xj1h7"></listing></video></var>
<var id="xj1h7"></var>
<cite id="xj1h7"><video id="xj1h7"><thead id="xj1h7"></thead></video></cite>
<var id="xj1h7"><strike id="xj1h7"></strike></var>
<cite id="xj1h7"><span id="xj1h7"><var id="xj1h7"></var></span></cite>
<cite id="xj1h7"></cite>
<cite id="xj1h7"></cite>
<var id="xj1h7"></var><cite id="xj1h7"></cite><cite id="xj1h7"><video id="xj1h7"></video></cite><ins id="xj1h7"></ins>

...終亦變壞,惟金不變不壞.金之色白,完顏部色尚白

編輯: admin           2017-27-02         

    《金史·太祖紀》對金朝的開國史做了如下的記載:

    遼天慶四年(1114年)九月,完顏阿骨打以二千五百人起兵反遼,首戰告捷,“撒改使其子宗翰、完顏希尹來賀,且稱帝,因勸進.太祖曰:‘一戰而勝,遂稱大號,何示人淺也.’”

    同年九月,破寧江州.十一月,破遼兵于出河店.“是月,吳乞買、撒改、辭不失率官屬諸將勸進,愿以新歲元日恭上尊號.太祖不許.阿離合懣、蒲家奴、宗翰等進曰:‘今大功已建,若不稱號,無以系天下心.’太祖曰:‘吾將思之.’”

    遼天慶五年(1115年)正月元日,阿骨打稱帝建國:“收國元年正月壬申朔,群臣奉上尊號.是日,即皇帝位.上曰:‘遼以賓鐵為號,取其堅也.賓鐵雖堅,終亦變壞,惟金不變不壞.金之色白,完顏部色尚白.’于是國號大金,改元收國.”

    收國二年(1116年)十二月,“諳班勃極烈吳乞買及群臣上尊號曰大圣皇帝,改明年為天輔元年”.

    又據《金史·太宗紀》記載:天輔七年(1123年)八月,太祖崩;九月,太宗即皇帝位,“改天輔七年為天會元年”.

    自《金史》問世六百馀年來,有關金朝開國史的上述記載從未受到過任何懷疑.但是我近年發現的一些文獻及考古材料,卻使上述歷史記載發生了嚴重的動搖.

    南宋紹興七年(1137年),呂頤浩寫給宋高宗的《上邊事善后十策》,其中有這樣一段文字:“政和年間,內侍童貫奉使大遼,得趙良嗣于瀘溝河,聽其狂計,遣使由海道至女真國通好(原注:女真于宣和四年方建國號大金).”[1] 呂頤浩(1071—1139年),北宋元祐間進士,宋高宗建炎三年(1129年)和紹興元年(1131年)曾兩度出任宰相.據他在這篇奏議中所說,金朝建國之初本稱女真國,至宋徽宗宣和四年(1122年)才改國號為大金.然而這一說法的可信程度如何呢?至少有三點理由促使我們必須認真對待呂頤浩的上述記載:第一,呂頤浩是南宋位高望重的政治家,而非見識寡陋的俗儒,我們相信他不會信口雌黃;第二,這是寫給宋高宗的奏議,而非一般的筆記雜著,不能視為游談無根的傳聞;第三,最重要的一點是,呂頤浩的特殊閱歷使得他對金初歷史擁有無可爭辯的發言權.徽宗時,呂頤浩在與遼朝接壤的河北路長期擔任轉運副使、都轉運使,身為北邊方面大員;宣和五年(1123年)收復燕京后,又改任燕山府路轉運使,對遼金鼎革的歷史有最直接的了解,故上面引述的那篇奏議一開首就說:“臣任河北塞上守臣歲久,目睹金人與契丹相持二十年.”而且,宣和七年(1125年)金軍攻陷燕京時,呂頤浩曾被郭藥師劫持降金,在金軍中滯留達三四個月之久,《上邊事善后十策》也談到了這件事:“臣于宣和七年十一月陷于虜賊,次年二月得歸朝廷.”這些經歷可以證明,呂頤浩有關金初歷史的記載絕不是來自道聽途說,必定是有相當可靠的根據的.

    宋孝宗乾道六年(1170年)出使金朝的范成大,在他歸來后呈交給朝廷的語錄《攬轡錄》中,提到當時金朝民間通行的一種小本歷:“虜本無年號,自阿骨打始有天輔之稱,今四十八年矣.小本歷通具百二十歲,相屬某年生,而四十八年以前,虜無年號,乃撰造以足之:重熙四年,清寧、咸雍、大康、大安各十年,盛(壽)昌六年,乾通(統)十年,大(天)慶四年,收國二年;以接于天輔.”[2] 從范成大介紹的情況來看,這種小本歷在金朝建國之前是采用的遼朝紀年,岳珂針對《攬轡錄》的這段記載指出:“按此年號皆遼故名,女真世奉遼正朔,又滅遼而代之,以其紀年為歷,固其所也.”[3] 在遼天慶四年之后接續收國,收國二年之后接續天輔,說明范成大所看到的這種小本歷關于金初的紀年與《金史》的記載是完全一致的.《攬轡錄》的這段文字,引起我注意的是“虜本無年號,自阿骨打始有天輔之稱,今四十八年矣”這句話.按照范成大的說法,金朝建立的第一個年號是天輔,沒有《金史》所記載的收國年號;而且天輔至今“四十八年”,如此算來,天輔元年當為1122年,與《金史》記載的1117年改元天輔不符.而范成大所稱的天輔元年(1122年)正好與呂頤浩所說的宣和四年(1122年)女真國改國號為大金的時間相吻合,所以我懷疑它們反映的是一個共同的事實.至于1122年以前女真國究竟有沒有年號,呂頤浩的奏議沒有涉及,這個問題留待下文再討論.

    不僅如此,在金代文獻中也同樣能夠找到很能說明問題的線索.宣宗貞祐二年(1214年)朝廷臣僚討論德運問題時,右拾遺田庭芳上奏曰:“又聞故老相傳:國初將舉義師也,曾遣人詣宋相約伐遼,仍請參定其國之本號,時則宋人自以其為火德,意謂火當克金,遂因循推其國號為金.”[4] 根據金人的這種傳說,“大金”國號的確定乃是出自宋朝方面的建議,而宋金海上之盟始于1118年,至1120年才達成聯手攻遼的協議.如果上述傳說屬實的話,那么“大金”國號的建立就不得早于公元1118年.

    更值得注意的是,新近發現的金代考古材料也為此提供了一個頗具說服力的證據.1993年9月在內蒙古敖漢旗清理發掘的一座金代墓葬中,出土了一合契丹小字墓志,墓主人是遼末降金的契丹人,在金代曾任博州防御使,卒于金大定十年(1170年).[5] 這方墓志最令我感興趣的地方是,志文第11、12和15行在記載墓主人金初的活動時,三次出現“女真國”的字樣(另外第12行和24行兩次稱“女真”,無“國”字,可能不是指國號,當是指女真人或女真族),“女真國”被寫作“”,而眾所周知的金朝國號“大金國”,在契丹小字石刻《郎君行記》中寫作“ ”.這方墓志對呂頤浩關于金朝原稱女真國的說法提供了最有力的支持.面對這些發現,我想我們確有必要對金朝開國史重新進行一番審理.

    首先需要探尋《金史》有關金朝開國史的史料來源.元代所修《金史》,依據的主要原始材料是金朝實錄,《三朝北盟會編》卷一八引有一段《金太祖實錄》的佚文:“太祖生于遼咸雍四年戊申秋七月.其先為完顏部人,后因以為氏.以遼天慶五年建國,曰:‘遼以鑌鐵為國號,鑌鐵雖堅剛,終有銷壞,唯金一色最為真寶,自今本國可號大金.’天輔七年八月乙未,終于部堵灤.在位九年.”《建炎以來系年要錄》卷一建炎元年正月辛卯條附注中也引有這段文字.[6] 可以看出,《金史·太祖紀》里的那段記載就脫胎于此,只比《實錄》多出“金之色白,完顏部色尚白”一句話,當然這句話也不是元代史臣隨意加上的.元修《金史》,除了依據金朝實錄之外,還參考過金朝國史,蘇天爵說:“金亦嘗為國史,今史館有太祖、太宗、熙宗、海陵本紀.”[7] 金朝國史是世宗以后撰修的,世宗大定間確定本朝德運為金德,后來就有人將太祖所建國號“大金”附會為金德之征,故“金之色白,完顏部色尚白”之說,大概就是國史中添加的內容.但金初歷史的基本面貌在《實錄》中已經成形,《太祖實錄》二十卷,由尚書左丞相完顏朂領修,皇統八年(1148年)成書進呈.[8] 由此我們可以初步斷定,目前人們所熟悉的有關金朝開國史的傳統說法,大致是皇統八年《太祖實錄》成書后定型的.

    除了金朝實錄和國史之外,另一部金代文獻《大金集禮》對太祖阿骨打稱帝建國的過程做了如下記載:“收國元年春正月壬申朔,諸路軍民耆老畢會,議創新儀,奉上即皇帝位.阿離合懣、宗干乃陳耕具九,祝以辟土養民之意;復以良馬九隊,隊九匹,別為色,并介胄、弓矢、矛劍奉上.上命國號大金,建元收國.”[9] 《大金集禮》是章宗明昌六年(1195年)禮部尚書張暐等人編修的一部官書,因此它對金朝開國史的記載當然是與實錄、國史一致的.值得注意的是,這段文字對太祖阿骨打的即位儀式有比較詳細的描述;然而我敢斷言,即便阿骨打真的是在1115年稱帝建國的,當時也絕不會有這么復雜的儀式,這段文字顯然有許多藻飾的成份.

    與上述金代官方文獻相同的記載,我們至少還可以舉出以下幾種:

    《三朝北盟會編》卷三謂鐵州人楊樸勸阿骨打稱帝,“阿骨打大悅,吳乞買等皆推尊楊樸之言,上阿骨打尊號為皇帝,國號大金,改元收國”.《會編》的這段文字紀年不詳,但既然說阿骨打稱帝伊始即建國號大金,又有收國年號,可知與金朝的官方記載是一致的.《三朝北盟會編》卷三詳述女真始末,而不注出處,陳樂素先生懷疑它是引自李燾《四系錄》的文字,[10] 但我并不這么認為.按《玉?!肪砦灏嗽唬骸按疚跞?權禮部侍郎李燾進《四系錄》,記女真、契丹起滅,自紹圣迄宣和、靖康,凡二十卷.”《會編》卷三備述女真由來,并不始于紹圣,不像是出自《四系錄》,我更傾向于認為它是徐夢莘本人根據各種有關記載而對女真歷史的一個綜述,其中有采自《松漠記聞》、《亡遼錄》、《北風揚沙錄》等書的內容,而有關阿骨打稱帝建國的一節,則可能參考了《金太祖實錄》的記載,上文征引的《金太祖實錄》佚文,就見于《三朝北盟會編》卷一八.

    南宋歸正人苗耀《神麓記》曰:“太祖,契丹咸雍四年歲在戊申生,自遼國天慶四年甲午歲,年四十七,于寧江府拜天冊立,改元,稱帝號.侍中韓企先訓名曰旻.收國三年,天輔六年,共在位九年.”[11] 苗耀是金世宗時遁歸南宋的,他這里的記載當是依據金朝實錄或國史.

    元好問《續夷堅志》卷二“歷年之讖”條謂:“武元(即太祖阿骨打)以宋政和五年、遼天慶五年乙未為收國元年,至哀宗天興二(當作“三”)年蔡州陷,適兩甲子周矣.”又,元好問在天興三年(1234年)除夕作的一首《甲午除夜》詩云:“神功圣德三千牘,大定明昌五十年.甲子兩周今日盡,空將衰淚灑吳天.”[12] “甲子兩周”,是指金朝從收國元年乙未(1115年)建國至天興三年甲午(1234年)亡國,正好輪回兩個甲子一百二十年.元好問的說法與金朝的官方記載是完全一致的.

    元世祖忽必烈至元二年(1265年),翰林直學士王磐等奉命編纂《大定治績》,其序謂“金有天下,凡九帝共一百二十年”.[13] 王磐是金末進士,他的這種說法與元好問“甲子兩周”的說法是一個意思.《金史》卷二《太祖紀·贊》謂“金有天下百十有九年”,是因為金亡于天興三年(1234年)正月十日,故將天興三年略去不計的緣故.一百二十年也罷,百十有九年也罷,都是從1115年起算的.

    鄭麟趾《高麗史》卷一四睿宗十年(1115年)正月載:“是月,生女真完顏阿骨打稱皇帝,更名旻,國號金.”《高麗史》是十五世紀的著作,故有關完顏阿骨打稱帝建國的記載大概是以《金史》為依據的.

    以上記載都是與金朝的官方說法相吻合的.但是,有關金朝開國史歷來就存在著許多不同的說法,在遼宋元史料中主要有兩種異說,一說謂金朝建國于1117年,一說謂金朝建國于1118年.

    金朝建國于1117年的說法以《遼史》為代表.《遼史》卷二八《天祚皇帝紀》(二)在天慶七年(1117年)下記載說:“是歲,女直阿骨打用鐵州楊樸策,即皇帝位,建元天輔,國號金.”《遼史》卷七○《屬國表》也有相同的記載.按照這種說法,金朝沒有收國年號,但天輔建元的年份與《金史》相同.又元世祖忽必烈至元三年(1266年),許衡奏上的《時務五事》中有這樣一段文字:“金完顏氏都上京,遷燕.九帝,一百一十八年.”[14] 許衡謂金朝歷國一百一十八年,可能也是以為金建國于1117年,與《遼史》的記載暗合.

    金朝建國于1118年的說法,以宋元文獻為代表.宋人普遍認為完顏阿骨打建立金國是在宋徽宗政和八年(即重和元年,公元1118年).李心傳《建炎以來系年要錄》卷一重和元年八月載:“旻(即完顏阿骨打)用遼秘書郎楊璞計,即皇帝位.”他在《建炎以來朝野雜記》乙集卷一九“女真南徙”條中也記載說:“建中靖國元年,遼主天祚立,淫虐不道,阿骨打叛之,用兵連年,奪遼地大半.重和元年八月,阿骨打始稱帝,以其水生金,故號大金,改元天輔.”王稱《東都事略》卷一二五《金國傳》云:“(天慶)四年,遂舉兵叛.……遼東人有楊樸者,勸阿骨打稱皇帝,以其國產金,號大金國,建元為天輔.是歲政和八年也.”南宋佚名《中興御侮錄》卷上謂阿骨打“自立為大金國大圣皇帝,建元天輔,時本朝政和八年,契丹亦天慶八年也.……阿骨打立六年卒,弟吳乞買立,改天輔六年為天會元年.”此外,如陳均《九朝編年備要》卷二八、李埴《十朝綱要》卷一八、佚名《宋史全文》卷一四等都是這種說法.

    再有就是托名宋人而實出元人之手的《契丹國志》和《大金國志》,這兩部書也一致記載金朝建國于1118年.《契丹國志》卷一○《天祚皇帝》(上)天慶八年(1118年)條云:“是時有楊樸者,……勸阿骨打稱皇帝,改元天輔.以王為姓,以旻為名.以其國產金,號大金.”《契丹國志》卷首所附《契丹國九主年譜》亦以遼天慶八年為金天輔元年.《大金國志》在天輔元年之前不記年號,只稱“阿骨打之××年”(《大金國志》謂阿骨打于1102年承襲生女真部落酋長之職,其紀年即始于此年),在“阿骨打之十七年(即1118年)”下記載說:“是冬,阿骨打用楊樸策,始稱皇帝,建元天輔.以王為姓,以旻為名.國號大金.”[15] 該書卷首《金國九主年譜》云:“太祖武元皇帝戊戌(宋徽宗重和元年、遼海濱王天慶八年)稱帝,國號大金,建元天輔;至癸卯天輔六年(宋徽宗宣和五年、遼海濱王保大三年)五月乙丑崩,在位六年.”又謂:“金主自宋徽宗重和戊戌稱帝,至理宗端平甲午,計九主,一百一十七年.”宋元文獻關于金朝建國于1118年的說法,不但比金朝官方文獻記載的建國時間晚了三年,而且天輔元年也比《金史》的傳統紀年要晚一年.

    對于上述不同記載,過去人們大都不以為然,如趙翼在談到《遼史》、《金史》的歧異時就這樣說:“按《金史》,金太祖自出河店之捷,即于次年正月稱帝,建國號曰金,年號曰收國,凡二年,又改元天輔.《遼史》,出河店之敗在天慶四年,則金之建國應在天慶五年,乃《遼史》本紀是年并不載金建國之事,直至天慶七年始云:‘是歲,女直阿骨打用鐵州楊樸策,即皇帝位,改元天輔,國號金.’則似金太祖至是年始稱尊,而收國兩年俱抹煞矣.此《遼史》之疏漏也.”[16] 這種觀點可以說是很有代表性的.人們之所以如此篤信《金史》,是因為《金史》歷來享有較高的聲譽,趙翼說:“《金史》敘事最詳核,文筆亦極老潔,迥出宋、元二史之上.”[17] 《四庫全書總目提要》這樣評價《金史》:“其首尾完密,條例整齊,約而不疏,贍而不蕪,在三史之中,獨為最善.”對《金史》的這種信任感影響了人們的判斷力,使他們對于與之相悖的其它異說都不屑一顧.現在看來,《遼史》及宋元人有關金朝開國史的不同記載,是必須予以認真對待的.

    上述種種異說與金朝的官方記載在以下兩點上是一致的:其一,完顏阿骨打起兵的時間,所有記載都說是在遼天慶四年(1114年);其二,太祖完顏阿骨打的卒年、太宗即位并改元天會的年份,均記載為公元1123年.它們的分歧主要在于:完顏阿骨打何時稱帝建國,國號是什么,有沒有收國年號,天輔始于何年等等.要想弄清這些問題,就必須對遼末金初的歷史進行具體的分析.

    按照《金史》的記載,完顏阿骨打在天慶四年(1114年)九月起兵之后,很快便于次年正月一日稱帝建國.在此期間,阿骨打統率的女真兵只進行了兩次規模很小的戰斗.九月的寧江州之戰,女真人當時的全部兵力還只有二千五百人,而寧江州的遼朝守軍僅八百人而已.十一月的出河店之戰,時女真“甲士三千七百,至者才三之一”.[18] 況且這兩個地方也并非什么政治軍事要地,這兩場戰斗的勝負對雙方來說都遠遠不是決定性的.天慶五年(1115年)初的時局態勢是,不惟遼朝五京當時尚未受到任何威脅,就連遼朝控制生女真的軍事重鎮黃龍府(今吉林省農安縣)也還沒有被女真人攻下,完顏阿骨打在這種情況下就貿然稱帝建國,恐怕是不大合乎情理的.

    實際上,完顏阿骨打起兵以后好幾年內,都在與遼朝進行談判,目的在于尋求妥協.這在《遼史·天祚皇帝紀》和《金史·太祖紀》里都有記載,只不過《金史》的文字比較隱晦罷了.雙方的議和活動從天慶五年(1115年)正月就開始了,阿骨打提出議和的先決條件是:“若歸叛人阿疎,遷黃龍府于別地,然后議之.”[19] 阿疎即生女真之紇石烈阿疎,因故投奔于遼,女真人起兵叛遼,即以索取阿疎為借口;阿骨打所提的條件,其實質性的內容是第二點,即“遷黃龍府于別地”.從各種史料來看,完顏阿骨打起兵反遼,主要是因為不堪忍受遼朝的壓迫,在他起兵之初,并沒有推翻遼朝并取而代之的打算,而只是想爭取女真族的獨立地位罷了.天慶五年(1115年)九月,阿骨打曾對其部眾說道:“始與汝等起兵,蓋苦契丹殘忍,欲自立國.”[20] 這幾句話很能說明問題,阿骨打之所以提出“遷黃龍府于別地”的議和條件,就正是為了實施其“自立國”的計劃.由此我們想到,呂頤浩說金朝原名女真國,后來才改國號為大金,看來并非天方夜譚.女真族起初只是為了獲得獨立而“自立國”,故自稱為“女真國”,這是一種合乎邏輯的推理.遼朝建國之初,不也曾經以“契丹”作為國號么?至于女真國的國號是什么時候建立的,則很難有一個明確的答案.

    從天慶五年(1115年)正月開始的議和活動,持續到當年九月.其間雙方使節至少往返四次,但各自提出的條件相距太遠:遼朝要求女真“為屬國”、令其“速降”,女真要求遷走黃龍府、脫離遼朝的控制.因此談判沒有結果.當年九月,遼天祚帝調集大軍,準備親征,“女直復遣賽剌以書來報:‘若歸我叛人阿疎等,即當班師.’”[21] 不再提遷走黃龍府這一要害問題了,這是為什么呢?據說當時“延禧(即遼天祚帝)舉國親征,女真大懼”,[22] 阿骨打提出遣歸阿疎、即當班師的條件,可能只是為了給自己找一個臺階下,妥協的態度很明顯;孰料遼朝大軍云集,志在必勝,竟連這點面子也不肯給,索性殺害了女真派來的使者賽剌,[23] 致使談判終于破裂.此后兩年,雙方數度交戰,但沒有議和的跡象.

    根據《遼史》的說法,阿骨打是在起兵三年之后的天慶七年(1117年)才稱帝建國的,南宋方面的記載比這還要晚一年,兩說孰是孰非暫且不論.值得注意的是,《遼史》及若干宋代文獻都一致指出這樣一個事實:完顏阿骨打稱帝建國是采納鐵州渤海人楊樸的建議的結果.《三朝北盟會編》卷三對此有比較詳細的敘述:

    有楊樸者,鐵州人,少第進士,累官至秘書郎,說阿骨打曰:“匠者與人規矩,不能使人必巧;師者人之模范,不能使人必行.大王創興師旅,當變家為國,圖霸天下,謀為萬乘之國,非千乘所能比也.諸部兵眾皆歸大王,今力可拔山填海,而不能革故鼎新;愿大王冊帝號、封諸蕃,傳檄響應,千里而定.東接海隅,南連大宋,西通西夏,北安遠國之民,建萬世之镃基,興帝王之社稷.行之有疑,則禍如發矢.大王何如?”阿骨打大悅,吳乞買等皆推尊楊樸之言,上阿骨打尊號為皇帝,國號大金.

    楊樸,一作“楊璞”,南宋方面的文獻有關他的記載很多,如趙良嗣《燕云奉使錄》、馬擴《茆齋自敘》、張匯《金虜節要》等書,都如實反映了他作為完顏阿骨打的主要謀臣在金朝建國前后的重要活動.趙良嗣和馬擴是宋金海上結盟時宋方的主要談判代表,多次往返于宋金兩國之間,有關楊樸的記載當系他們的親身見聞.張匯本為宋人,靖康之變后陷金十五年,后于紹興十年(1140年)南歸,他的記載也很值得信賴.然而令人奇怪的是,對于楊樸這樣一位重要人物,《金史》卻幾乎不予記載,僅在《耨盌溫敦思忠傳》中提到一句,而對他建議阿骨打稱帝建國等等關鍵活動都只字不提.過去人們歷來把其中的原因歸之于元朝史臣的疏漏,如《四庫全書總目》在《金史》提要中就是這樣說的:“其列傳之中,頗多疏舛,如楊樸佐太祖開基,見于《遼史》,而不為立傳.”現在看來,楊樸之不見載于《金史》,原因恐怕不在元朝史臣,而是金朝實錄和國史有意隱諱的結果,因為楊樸建請阿骨打稱帝建國的史實與金朝官方杜撰的開國史是相互矛盾的.

    類似問題

    類似問題1:法語代動詞中表自反和被動意義時,如何區別代詞se是間賓還是直賓!

    代動詞可以表達四種不同的意義:

    1) 自反的意義(le sens réfléchi)

    主語的動作施于主語本身,即自反于主語之意.

    Je me lève.Il se couche tard.

    Je me lave.(me是 laver的直接賓語)

    Je me lave les mains.(les mains是laver的直接賓語,me是間接賓語)

    從上面兩個例子里,我們引出一個問題,

    即自反代詞的角色問題(直賓,間賓?)

    那么如何來判斷呢,一般來說,

    自反意義的代動詞,看動詞后面是否帶了直接賓語,

    如果有直接賓語,那么自反代詞則充當間賓的角色,

    如果沒有直接賓語,那么自發代詞則充當直賓的角色.

    Il se brosse les dents.自反代詞se 是間接賓語角色.

    2) 相互的意義(le sens réciproque)

    主語發出的動作在主語之間(主語為復數)互相進行.

    Ils se regardent.(自反代詞為直賓)

    Elles se rencontrent dans la rue.(自反代詞為直賓)

    Nous nous écrivons.(自反代詞為間賓)

    Ils se serrent la main.(自反代詞為間賓)

    依然存在自反代詞角色的問題(直賓,間賓?)

    那么如何判斷呢,一般來說,

    相互意義自反動詞,要分析動詞,

    自反代詞作動詞的直賓,則充當直賓角色,

    自反代詞作動詞的間賓,則充當間賓角色.

    如dire qch à qn

    Ils se disent bonjour.(他們互相問好)自反代詞為間賓.

    3) 被動的意義(le sens passif)

    les livres se vendent très vite.

    Comment ça se dit en français

    La fenêtre se ferme.

    4) 絕對的意義(le sens absolu)

    絕對意義中的自反代詞不起賓語的作用,

    只是區別于普通動詞的一種標志,

    相當于固定搭配.

    Je m’intéresse beaucoup au français.

    Ma mère s’occupe de tout à la maison.

    se mettre à .

    se rendre compte de.

    se servir de.

    類似問題2:孔子為什么說“殷路車為善,而色尚白”史記中引用這句話有什么作用?[歷史科目]

    “殷路車為善,而色尚白”是太史公通過孔子所述對其時民風的一種追溯和向往,也是《殷本紀》末尾之言.以史學家的角度來看,“殷路車為善”無疑是生產力發展的一種表現,但“色尚白”卻另有深意.

    我國自古有五德輪回說,“五德”是指五行木、火、土、金、水所代表的五種德性,按《道德經》的解釋,“德”是世界萬物發展的動力.“終始”指“五德”的周而復始的循環運轉,即朝代按金木水火土五德相互代替.木克土、金克木、火克金、水克火、土克水.例如神農是火德,黃帝是土德等等,所以新建政權就要看看前朝是什么德.周朝尚火德,水克火,所以秦朝就自封是水德,而水屬黑色,所以秦人尚黑.鄒衍說“五德從所不勝,虞土、夏木、殷金、周火.”由于白色屬于金,所以商朝崇尚白色.

    在西方史學界看來,這是商朝商族來自中東的證據之一.孔子曰:殷路車為善,而色尚白.崇尚白色,這是伊斯蘭的又一個顯著特征,出自孔子之口,可見崇尚白色在古代也是很特別的.路車為善,說明商族修路造車工藝先進.這和當時中東地區金屬加工技術先進也是吻合的.留意商代青銅器,我們很容易發現外面的花紋與我們經常見到的伊斯蘭圖案很接近.

    當然,仁者見仁,智者見智,各自有各自的看法,我也就說到這了.

    類似問題3:如何判斷代詞式動詞se作直賓還是間賓?[語文科目]

    看動詞的用法

    se promener,promener的用法是promener qn ou qch“遛(狗、貓”“帶某人散步”,都是直接加對象的,所以這個帶動詞的se是直接賓語

    se parler,parler的用法是parler de qch avec qn,所以se是間接賓語.

    類似問題4:盤錦市的一個地方在哪,那人說叫遼賓.二家溝.那是在哪啊.我字是錯的,他說的是這個音.振奧化工有限公司地址

    應該是遼濱,二界溝

    遼濱就是盤錦的一個新區,到盤錦興隆臺區60公里,位于遼河入??诒卑?和營口市隔河相望.

    類似問題5:請問一下史書中的“色尚赤,色尚赤,就是顏色崇尚赤色的,牡尚白怎么翻譯?有人完全的翻譯一下這句話嗎?

    這個是有關五德終始說的,每個朝代崇尚金木水火土不同的德,并且崇尚與其相應的顏色等一系列的東西.

    白牡,指古代王公貴族祭祀用的白色公牛.

    整個話意思為:顏色崇尚赤色,祭祀用牲崇尚用白色的公牛.(古代祭祀用牲主要為牛羊豬,其中牛最為高)

  •   4
  • 相關文章

    “福州月·中華情”2012央視中秋晚會在福州市華美開
    這四個關聯詞語是什么 -什么是關聯詞語-語文學習資料
    在電力系統中,絕緣子和絕緣子串是金具嗎?本人起初的.
    Na2SO3是抗氧劑,在空氣中由于易被氧化而變質.某
    寫冰 水 的古詩,簽名用-駝峰翠釜-語文學習資料
    約會荷花 閱讀原文即答案-約會荷花閱讀答案
    小學數學從6月29日到8月14日是幾天?怎么列算式-
    ...a given matrix A,there
    ...據此回答第16~18題。小題1:在2008年的
    誰能幫我把楊丞琳的左邊翻譯成英文?純英文-楊丞琳 左
Copyright ?2009-2021 逆火網訓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備2021010314號-3  
内蒙古丰满老熟女 无翼乌漫画之本能觉醒| 深夜办公室爆乳女秘在线观看| 亚洲毛片不卡av在线播放一区| 午夜福利毛片av在线看| 美女mm131爽爽爽免费| 入浴相姦中文字幕| 超级乱婬| 日本无遮挡真人床震视频| 人人做天天爱夜夜爽| 第一次处破女18分钟| 免费观看全部a片大全| japanese50mature亂倫中国| 亚洲偷自拍另类图片二区| 色婷婷亚洲婷婷7月| 日本av无码| 熟妇性服务俱乐部| 丰巢免费寄存多久| 手机看片av无码免费午夜| 综合在线视频精品专区| 欧美胖老太牲交大战| 成人v免费视频黄| 欧美v片高清无码视频| 秋霞韩国三级在线观看| 18禁止的观看啪啪免费| 欧美激情第一欧美精品| 最牛女厕偷拍正面极品| 国产精品国产三级国产专不| 新金梅瓶2 国语完整版| 日本胸大公妇被公侵犯中文字幕| 黑人双人rapper中国| 久久久久亚洲av无码专区首页| http://www.essenceorganicspa.com